首页 > 文化艺术

《火焰鸢尾》作者:颜月溪(完结+番外)

时间:2017-06-20 作者:网友整理
标签:

别墅区的景色,心中感叹,人工湖、私人停机坪、网球场、高尔夫球场什么都有,在寸土寸金的雁京,圈这么大一片地方建宅子,简直是罪过! 唐家在这片住宅区的最里面,占地之大说是庄园也毫不为过,翠绿的草坪上,喷水管喷出的水珠在太阳光的照射下细密如雨、滴落叶尖,一个工人正在细心的修剪花木,看到有车过来,他只抬头看看,随即又低下头去。巨大的喷泉池是欧式的,中间一圈大理石雕塑人像,古典华贵,按着管家的指引,丁骥把车停到停车场,注意到那里停着四五辆车,其中最显眼的当属唐观潮那辆劳斯莱斯幻影,此外还有一辆奔驰、一辆路虎和一辆雷克萨斯。
那辆黑色路虎应该是唐浩宇的车,路虎越野是很多男人梦寐以求的车,丁骥下车后特意多看了一眼,跟自己的墨绿色路虎相比,唐浩宇这辆黑色纪念版多了几分威严和神秘莫测。


知道警方要来例行调查,唐家父子都没有出门,丁骥和猫子跟着管家走进唐观潮的书房,看到唐浩宇也在,丁骥跟他打了个招呼,唐浩宇礼貌的颔首示意。
“能不能请唐先生先回避一下,我们要和令尊单独谈谈。”丁骥看着唐浩宇。唐浩宇点了点头,离开了。
猫子把随身的微型录音机打开放到桌上,开始做笔录。丁骥问了唐观潮几个问题,唐观潮一一作答,情绪虽然低迷,但是听得出来,他的思路很清晰。
中年丧妻,的确是人生惨事,听他话里的意思,对司漠萍平常的表现也是比较满意,丁骥见唐观潮眼眶湿润、颇显老态,能感觉到他的确是非常悲痛,起码从表面上看不出任何不妥。


都说眼睛是心灵的窗户,有经验的刑警只要看一看被询问人的眼神就能判断出对方有没有撒谎,在这方面,丁骥自认为功力还不够,尤其是面对唐观潮这样的商场老手。
谈了半天,也没从他这里得到什么有效的信息,丁骥略一思索,又问:“请问,你在本月十号,也就是你太太遇害当天做了些什么,有没有人证?”
“怎么,你们怀疑我?”唐观潮脸色有些严肃起来。
猫子忙解释:“不是的,唐先生,是这样,因为死者是遇害身亡,按照惯例,我们必须调查近亲属当天的行踪,以排除嫌疑,并非针对你个人。”
唐观潮这才像是松了口气,告诉他们,他十号上午在公司开会,下午约了市里一个领导商讨他们集团和政府的一个共建项目,晚上设宴款待那位领导和他的随从,一直到十一点多才回家,回家以后发现妻子不在家,也没太在意,因为他妻子有时会跟朋友打通宵麻将。


“她出门之前打过电话给你吗?”猫子抬起头问。
唐观潮摇头:“那倒没有,她知道我下午有个重要会谈,不会在那时打扰我,晚上我回家的时候,管家告诉我,她出门会朋友去了。”
有充分的时间证人,丁骥和猫子交换了一个眼神,便起身告辞,想再去问问其他的人。唐观潮送他们到书房门口,叫管家带他们去找唐浩宇。
作者有话要说:应某个锲而不舍的读者要求,今日更一章,要继续支持哦。因为第一个案子非常重要,关系到以后的很多情节,所以写的细一点,随着剧情推进,你们会知道。


☆、第 3 章
唐浩宇的书房很大,至少有三百多平方,靠墙全是胡桃木书架,摆放着各种书籍和唱片,像个小型图书馆,装修简单,让人看着很舒服,资料上说他在美国留学多年,想来是受了欧美人简洁设计风格的影响,房间里并没有太多家具。
亲自动手给两位警察倒了现磨的咖啡,唐浩宇的态度彬彬有礼,一派大家风范:“两位有什么想知道的,尽管问。”
猫子打量他,见他身形高大匀称,宽肩窄腰,简单的一件黑色衬衣穿在他身上都那么得体,心中暗叹,不愧是贵公子,气质就是不一样。品味这东西,还是得自幼熏陶。
“你对你继母的印象如何,或者说,你跟她相处的融洽吗?”丁骥跟唐浩宇寒暄几句之后,才切入正题。


唐浩宇英俊的脸上双眉一挑,似乎对他询问的切入点有些意外,随即道:“还好吧,面子上总要过得去,我要是说,我跟她关系很好,你们也不会相信,我爸就是因为她才跟我妈离婚,这事人人都知道。”
对他直爽的态度,丁骥倒是很欣赏,诡异一笑:“你的意思是,你根本不把她当继母?”掌控被询问人的情绪,是他跟老刑警们学到的第一点经验,不温不火的问话永远不能真正触及对方的内心。
对他挑衅的疑问,唐浩宇并没有表现出生气和意外,依旧表情漠然:“她是我父亲的太太,我尊重她这个身份,平常一向井水不犯河水,如今她人不在了,我作为亲属,有义务配合警方查清她的死因,以慰在天之灵。”
很好,这人很厉害,坦白,但是无懈可击,一下子就将自己撇清了,表情的细节也察觉不到任何漏洞。

丁骥心里想,他要是装作很悲痛,反而更可疑。
从他冷漠的态度可以看出来,他对司漠萍的死虽不至于幸灾乐祸,却也是事不关己不愿置评,这虽然不厚道,却是情有可原,当儿子的,目睹父母婚变经过,怎么可能对父亲后娶的女人有好感,平常也就是不撕破脸而已,越是有钱有势的家族,人情越淡薄。
眼角的余光瞥了瞥,丁骥发现唐浩宇的书房里有一套高档音响,想来他也是个音乐发烧友,设备全是殿堂级的,仅地上那一对德国进口的电源线就得十几万,丁骥自己书房里也有这样的电源线,用来连接高品质音箱。
目测一下,唐浩宇这些音响全套下来至少得两三百万,要是算上书架上那一排排动辄标价几百上千一张的黑胶唱片,价值更加无法估量。


唐浩宇注意到丁骥的视线,主动插了句题外话:“家里的音响还是以前上学时买的,我公司里有一层楼专门摆放我后来买的音响,你有兴趣的话,随时可以去参观。”
“你听交响乐?”
“对。”
“听谁的?”
“巴赫。”
丁骥点了点头,他自己喜欢听柴可夫斯基和贝多芬。
如果说柴可夫斯基的交响乐和圆舞曲像流畅的十四行诗,巴赫就是音乐中的圣经,带着一种宗教教义般的严肃和刻板,很多人听不懂巴赫,也不理解巴赫,这位古典乐派巴洛克时期的代表人物一向是晦涩难懂的代名词。
巴赫最广为人知的作品《G弦上的咏叹调》曾被经典悬疑电影《七宗罪》选作背景音乐,表达了一种沉静中的绝望,想到这里,丁骥的思绪飞了回来。


猫子照例询问了案发当天唐浩宇的行踪,唐浩宇告诉他们,下午他跟几个朋友在俱乐部打网球,晚上看了场电影。
“能提供你朋友的联系方式吗,必要的时候我们要跟对方取证。”猫子问。
唐浩宇把跟他打网球的几个朋友名字报了一遍,丁骥一听,居然还有他堂哥丁骁,没有怀疑他这部分口供。
“晚上呢,你跟谁去吃饭看电影?”猫子追问。
“白芷岚。”唐浩宇报了一个名字。
“她是你女朋友?”猫子眯缝着眼睛,八卦之心顿起,这名字太耳熟了,国内当红女明星。
“不是,只是朋友。

”唐浩宇否认自己和白芷岚的关系。
他这样的公子哥儿,女伴多的数不清,哪一个都可以说是他女朋友,哪一个又都不是他女朋友,他也从未跟她们发展到谈婚论嫁的地步。
唐浩宇比他爸爸还要滴水不漏,如果没有进一步的证据,从他这里也很难找到突破口。丁骥跟猫子离开时,看到唐浩宇房间隔壁还有一个房间,随口问他:“这个房间是谁的?”
“是我妹妹以前的房间,她搬走以后,房间一直留着,每天有人收拾。”唐浩宇送他们出门,见他们停下,也就跟着停下,站在房间门口。
“你还有个妹妹,怎么之前没听说过呀?”丁骥诧异的问。他那时在会所认识唐浩宇,似乎没听说他有妹妹,一直以为他是唐家独子。
唐浩宇叹了口气:“我爸妈离婚时闹得挺厉害,因为我妹妹那时还小,他们都想争她的抚养权,后来我爸妥协了,我妹妹就跟着我妈去了英国,大学毕业以后才回来。


“你跟你妹妹有联系吗?”丁骥问。唐浩宇嗯了一声:“偶尔联系,也就是逢年过节打个电话叫她回家吃饭,她总是不肯。”
“那你爸爸就一点也不关心前妻和女儿?”丁骥审视的看了唐浩宇一眼,见他的手放在门把手上,似乎想开门进去,犹豫片刻之后又放弃了。
唐浩宇道:“怎么会不关心,我爸很疼我妹妹的,只是……清官难断家务事,我妹妹脾气固执,她转不过这个弯儿,别人说什么也没用。”
“那你呢,你难道不惦记自己妈和妹妹?”猫子插话。
唐浩宇微愣,语气颇为消沉:“我当然关心她们,但是他们对我有误会,不大愿意跟我来往。

”猫子点了点头,没再多问。
“你妹妹叫什么名字,能告诉我们她的联络方式吗?”丁骥问唐浩宇。既然是他的亲妹妹,也就是唐家的一份子,按规定,必须对她进行查问。
唐浩宇沉默片刻,才道:“她和我妈跟这事儿不会有关系,我和我爸爸都不希望警方去打扰她们。”
“对不起,只要是唐家人,我们必须照例询问。”丁骥的语气不知不觉有些严肃。唐浩宇这才道:“她叫唐小湛,开了一家咖啡馆,我把地址写给你,你们可以去找她。”
说罢,他低头在猫子的笔记本上写了一行字,丁骥探头去看,字写的很不错,和他的人一样,看起来潇洒大气。
两位警察离开以后,唐浩宇走进父亲的书房。


“警察走了?”唐观潮有气无力的问。
“走了。”唐浩宇透过落地窗看到丁骥和猫子在草坪上找园丁问话,若有所思的看了一会儿。
唐观潮叹了口气,精神看起来更加萎靡不振,“明天的董事会你替我主持,我就不去了。”
“好的,爸爸,要不要我帮您订机票出国散散心?”唐浩宇看到父亲无精打采的样子,关切的问。
“不用了,我暂时不想出国,你去吧,我想一个人静一静。”唐观潮扶额片刻。唐浩宇点了点头。
替唐家上下所有人都做了笔录之后,丁骥和猫子开车离开。
路上,猫子回想起之前的见面,向丁骥道:“我总觉得,唐浩宇那个人不简单,心术不正的人眼神都不对,他给人一种邪气阴森的感觉,冷静的有点过分。


丁骥道:“学理工的人都这样,性格使然,难道你没看过他的档案,他是生物化学、生物制药双科博士。”
虽然也能感觉到唐浩宇心思深沉,可丁骥也没有怀疑他什么。司漠萍婚后没有生育一男半女,唐浩宇始终是唐家唯一的继承人,他就算不喜欢司漠萍,也犯不着跟她过不去。
看着丁骥把车往唐浩宇写的那个地址方向开,猫子问他:“你觉得我们从唐浩宇他妹妹那里能得到多少有用的信息?”
丁骥道:“只要有一丝线索,就不能忽略,往往一个细微之处,就能成为破案的关键,唐家父子狡猾世故,从他们那里很难获取有效信息。”
猫子颇为赞同的点了点头,唐家不愧是豪门,管家、保姆、司机、园丁皆是训练有素,不该说的话一句也不多说,众人一口咬定了唐氏夫妇感情很好,大少爷对父母都很尊重,一家人其乐融融。


车开了一个多钟头,在雁京东城区某条商业街停下。这里原先是使馆区,建筑风格多样,人文气息浓厚,猫子赞道:“不错嘛,这一片老外特别多,房价也特别贵。”
丁骥和他一起从车里下来,心想,这附近他和朋友来过不少次,以前怎么从来没听说有家叫“火焰鸢尾”的咖啡馆呢?难道是刚开的?
唐小湛的这家咖啡馆位于一栋欧式红砖小楼一楼,民国时期曾经是某国大使夫妇官邸,建国后改作民用,门口有一棵高大的樱花树,风吹过,樱花飘落如雪,恰似一片云霞,推门的时候,铃铛响了两声,很快有个服务生迎上来。


“两位先生,里面请。”服务生以为他俩是来喝咖啡,热情的招呼。
丁骥拿出警官证,告诉她,他们是来找人,让她去把唐小湛请过来谈谈,服务生诧异的看了他们一眼,依言而去。
等了一会儿,之前那个服务生来了,带丁骥他们到僻静的角落坐下,另外一名服务生端上来一壶咖啡、三个咖啡杯。
“请两位先坐一下,唐**很快就下来。”服务生替他俩倒上咖啡以后就离开了。
丁骥看了看店里的环境,浪漫温馨的田园风格,店面不大、装修的很用心,就连沙发靠垫都是真丝绣花的,每一处细节都很精心,可又丝毫感觉不到雕琢的痕迹,想来唐小湛在这里下了工夫和本钱。
“抱歉,让两位久等了。

”一个美妙的女声自背后响起。这声音怎么如此熟悉?丁骥心中一震,下意识的回头去看,却见一个乌发黑裙的女孩儿已经走过来。
见到唐小湛那一刻,丁骥才相信这个世界上真的有一见倾心这回事。让人不得不相信那句话,世间所有的相遇都是久别重逢,有一个人,她只要一出现,就能牵动他全部的神经。哪怕他已沉睡千年,她也能将他的感觉唤醒。
就是这样感性,耳畔仿佛有一个声音在不断重复,是她,就是她!她就是火焰,他能听出她的声音。
唐小湛有一双迷人的眼睛,清澈明亮、神动能语。她的父母没有给她起错名字,湛,清亮澄澈,又有深沉的意思。
和她哥哥一样,唐小湛穿的也是黑色,圆领无袖长裙将白皙的肤色衬托的有些病态,颈上一圈钻饰在灯光的照射下发出奇诡的光芒,恰似暗夜之花,黑白之间勾魂摄魄,带着一种拒人千里的疏远感,乍看似一汪清泉,靠近了才发现,泉水冰冷彻骨。


丁骥发觉自己有点走神,赶紧将眼神收兵,用沉默掩饰着内心的慌乱,恨自己定力不够,怎么一听到她的声音就忘了自己想说什么,一定要调整,必须调整。
作者有话要说:一见钟情……嗯,就是这么回事,每一段伟大的爱情都有一个肤浅的开头,一个狗血的过程,和一个世俗的结尾~加油,各位多多评论、扔花花~小丁丁正眨巴着眼睛看着你们,谁不给花花就关进小黑屋。
☆、第 4 章
唐小湛扫了丁骥一眼,见他垂着眼帘,心里也好奇,这个人看起来斯文俊朗,他真是警察吗,怎么好像在哪里见过,有一种奇怪的熟悉的感觉。


猫子早已准备好录音机,拿出笔记本开始发问,问题和之前问唐家父子的差不多,先是问她个人的一些情况,再就是问她案发当天的行踪。
“十号那天,我在店里呆到五点钟就打烊回家了,天气恶劣,客人也不多,不如早早关门。”唐小湛很平静的说起当天的事,声音柔和动听。
“你回家以后,有人能证明你一整晚都待在家里吗?”丁骥此时心情已经平复,眼前这个女孩儿是他们必须盘问的遇害者亲属之一,她只有这个身份,没有别的!
“没人能给我作证,我家里只有我自己住。”唐小湛语气虽然温柔,说出来的话却带着生硬,似乎对刑警找上门来详细盘问自己有些不满,她也不辩解什么。


“唐**,我希望你能理解,这是我们的工作,作为司漠萍的近亲属,你有义务配合警方调查。”
丁骥察觉到唐小湛抵触的情绪,想缓解缓解气氛,心里却在想,她的眉毛是那么秀气,难怪古人用新月来形容美人之眉。
新月如眉,多么恰当的比喻。
“我跟她没有任何关系,她不是我亲属。”一提到司漠萍,唐小湛一双美丽杏眼中的敌意更深了。丁骥凝视着她眼睛,两人各不相让,直到猫子暗中捅了捅丁骥的胳膊。
“抱歉,打搅了,唐**,如果你找到能证明你十号当晚一直待在家里的时间证人,请通知我们。”猫子留了一个电话给唐小湛,准备起身告辞。
唐小湛礼貌的接过去,站起来跟猫子握了握手,丁骥也把手伸过去,却被她忽视了。

唐小湛送他俩到门口,没有客套,转身而去。
临出门前,丁骥忍不住回头看了她一眼,却只见到她的背影一闪而过,后背上漂亮的蝴蝶骨让她看起来纤细苗条,步态摇曳生姿。
“这丫头挺拗的呀,好像我们欠她钱似的。”猫子边走边发牢骚。
丁骥道:“她大概没想到我们会找上她,不愿意跟唐家人沾上关系,所以连问题也不想回答。”
“是呀,她自己说,跟唐家人早就没来往了,看得出来,她恨她爸爸。”猫子回想起之前唐小湛说起唐家时那种冷漠的态度,不难猜测她和唐家人的关系。
“可她始终姓唐,这一点她无法否认,哪怕她和唐家人没有来往,也不代表她没有杀人的动机。”丁骥不知不觉就冒出这么一句话。


想起之前那一幕,他本想跟唐小湛握个手,哪知道她根本不领情,他的手已经伸出来了,她却视而不见,这种不甚友好的态度让他有点来气,还有些不甘心。
“唐浩宇好歹还撑着面子,对司漠萍礼让三分,这唐小湛,很明显对司漠萍相当仇视,可她一个弱不禁风的女孩子,哪有能力杀人之后还搬动尸体弃尸荒野呢?”猫子客观的说。
“她可以找帮凶,她只要在幕后策划就行,用不着自己动手。”丁骥道。
猫子狐疑的瞪大眼睛瞅他:“嘿,我说,这可不像你,还没找到证据呢,你怎么就一口咬定了她是凶手似的?”
“我只是陈述事实,在她找到时间证人之前,不能排除她的嫌疑。”丁骥一边说一边想,该不该向队里汇报唐小湛的另一重身份呢?
她不仅是唐观潮的女儿,还是悬疑推理爱好者,这虽然不能说明什么,但至少可以证明,她可能有着比一般人更深入缜密的思维。


猫子狡狯的笑,没有再说什么,哪怕丁骥后来掩饰的再好,他初见唐小湛时那种惊艳的眼神也是收不回去的。
男人不管嘴上怎么否认对于女人容貌的重视,心里却明白,邂逅的第一眼很能决定他对这个女人的态度,虽然这种态度并不是绝对的,也会随着交往的深入而变化,然而第一印象必然是建立在主观的基础上。
回到局里,丁骥上内网查阅唐小湛的资料,和之前唐浩宇说的差不多,她是在英国上的大学,大学学的是心理学,难怪她会对推理悬疑类的书籍和案例感兴趣,原来她的专业就是这个。


再往下看,丁骥发现,唐小湛直到十八岁才出国,也就是说,她在国内念完了高中,这显然和她妈妈桑乔去英国定居的时间不符。司漠萍和唐观潮早在十年前就结婚了,当时唐小湛应该是十四岁,这说明,她并不是一开始就跟着桑乔。
二十四岁,比他小两岁多,年龄也很合适,丁骥心里自然而然的冒出这个念头,又一想,自己这是在干嘛,可不能表现的太轻狂了,要稳重,从事这个职业,不稳重不行。
询问过另外两个同事后,丁骥才知道,司漠萍当天是接到一个神秘电话之后才匆匆出门,而那个电话竟然是在路边的公用电话亭打的,她开出去的那辆红色**跑车,至今没有查出下落。
究竟是什么人约她出去的呢?丁骥知道,这是本案的一个关键线索,为此,他又细细查阅了同事那份报告上司漠萍的关系网,可惜的是,没有什么可疑之处,她的朋友,几乎都是名流太太,这些人和她不会有根本性冲突,涉案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司漠萍倒是有个弟弟,可一直在深圳做生意,案发时到他姐姐尸体被发现,他都在深圳,而且,丁骥注意到,司漠萍弟弟的企业似乎就是唐氏集团下属企业之一,一家房地产上市公司,很明显,他是靠着他姐姐的裙带关系在唐家立足,他的嫌疑可以排除。
专案组的案情分析会上,众人把自己了解到的情况一一汇报,丁骥斟酌再三,把唐小湛的情况说了出来。
“从目前的情形看,司漠萍的朋友圈并不大,而且都是些有身份的女人,这**人涉案的可能性很小,我们的怀疑圈还是应该重点锁定在唐家人。

”丁骥转动着手里的笔,提出自己观点。
夏林海认同的点点头:“唐小湛那里,你可以继续追查,必要时可以采取监控手段,猫子配合你,张松、孙岩,你俩继续调查司漠萍的朋友圈和她那辆车的下落,我就不信,把她约出去那个人不留一点线索。”
警员张松告诉众人,他调查了司漠萍的朋友圈子之后发现,这**阔太太参与了一个叫颐兰会的组织,而且有固定的活动场所,地点就在寰宇集团名下的一栋商务大厦里。
“颐兰会是什么?”猫子的疑问也是众人的疑问。
丁骥告诉他们,那是雁京名媛圈里一个有名的组织,发起人是寰宇集团老板的妹妹、集团大股东钟淑怡,会员都是名流政要的太太,平常一起聚会、搞搞慈善。”
“其实就是一**吃饱了没事干的富婆聚在一起吃喝玩乐吧。”猫子不屑的笑道。
丁骥道:“那倒也不是,我二伯母是她们的会员之一,她们确实组织过慈善晚宴,替贫困地区募捐了不少钱。”
夏林海忽道:“猫子,去查查颐兰会的成员,看看司漠萍经常参加的都是什么活动。”作为刑警,任何一点线索都不能放过,了解一个人的社会关

展开剩余80%

相关文章
热门资讯
【子时完结番外txt百度云】子时出生的女孩取名
【子时完结番外txt百度云】子时出生的女孩取名

2019-12-10
《羔羊·医生》作者:绝世猫痞【完结+番外】(10 27更新番外 番外全部更完)
《羔羊·医生》作者:绝世猫痞【完结+番外】(10 27更新番外 番外全部更完)

2017-05-23
【陈遇白安小离婚后番外】《然后 爱情随遇而安》(完结+番外)
【陈遇白安小离婚后番外】《然后 爱情随遇而安》(完结+番外)

2018-01-15
《火焰鸢尾》作者:颜月溪
《火焰鸢尾》作者:颜月溪

2018-03-10
《(金庸同人)穿越成神雕》作者:雪里红妆【完结+番外】(2014 01 03更新番外)
《(金庸同人)穿越成神雕》作者:雪里红妆【完结+番外】(2014 01 03更新番外)

2017-12-12
《再生缘:我的温柔暴君》作者:墨舞碧歌【完结+番外】
《再生缘:我的温柔暴君》作者:墨舞碧歌【完结+番外】

2017-07-23
《醉录江湖》作者:绝世猫痞【完结+番外】
《醉录江湖》作者:绝世猫痞【完结+番外】

2017-05-23
《11处特工皇妃》作者:潇湘冬儿【完结 番外】
《11处特工皇妃》作者:潇湘冬儿【完结 番外】

2017-11-05
评论
更多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