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热点

重生韩嫣 穿越之悲催伴读/重生之韩嫣 by 八爷党(上)

时间:2017-06-12 作者:网友整理
标签:

文案: 重生之后成了韩嫣 那个汉武帝陪吃陪玩陪睡的伴读 那个桀骜不驯,目下无尘的弓高侯庶子 那个最终被定下"祸乱后宫"的罪名被鸩杀于未央宫前的白马少年 那个汉武帝披头散发跪在长乐宫苦苦哀求都没能挽回性命的"竹马" 那个《史记》中唯一被承认与帝王"相爱"的男人!

地球历2013年 豪门公子韩不羁因为一场游戏穿越到了大汉朝,成为那个早亡的弓高侯庶子 同样桀骜,轻狂,目中无人 但是知晓历史,懂得筹谋的他 还会重蹈覆辙吗?

特别提醒,此文大开金手指,猪脚万能,但是作者经历有限,可能会有小白天雷之处O(∩_∩)O~ 属于闲来无聊信手之作,无限度YY~~本文无逻辑,无考据(并且还正在艰难的捉虫中),纯粹是为了YY而YY的爽文,猪脚属于标准(尽量标准)X点渣属性强银,飞扬跋扈,狂傲不羁热血沸腾,不要再问我为毛猪脚这么装B这么高调这么欠收拾神马滴问题(因为这是神滴设定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 亲慎入哦~~

☆、第一章  重生

第一章 韩不羁有意识的时候只感觉到十分难受,口干舌燥,腰膝酸软,甚至连身体某处不方便说出口的位置都有一种酸胀的疼痛感,当下不由大骇,自己该不会是被爆、菊了吧? 十分艰难的睁开眼睛,身上粘腻的感觉让他不由自主的想要发火。

可是喊出来的声音却像猫叫一般—— "水,给我水……" 一旁侍候的婢女立刻将已经温好的清水奉上。仿佛一辈子都没喝过水一般,韩不羁大口大口喝着,由于动作过于剧烈,嗓子就好像吞下金子一般的疼痛。

好不容易满足了身体的需求,韩不羁这才有心思去看看周围的景致。这一看,却让韩不羁愣住了—— 虽然对历史不太敢兴趣,可是眼前这古色古香的家具摆设也不是后世剧组中那些粗制滥造的东西能比得了的。

当然也不可能是某个闲极无聊的医院弄了个古色古香的主题病房。意识仿佛倒带一般回到了昏睡之前—— 2013年地球,时空位面研究所。

一身白大褂带着眼镜的工作职员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对面前穿着时尚的清隽少年说道:"您好,韩公子,您购买的时空穿梭定位仪已经到位了,请问您选择什么时间穿越?" "就现在吧!"少年口中嚼着口香糖,无所谓的说道。

"那好,请问您想穿越到什么时间?"工作人员点点头,继续问道。 "嗯……"清隽少年侧头想了想,实在有些茫然。"随便吧!哪里都行。" "随即定位,不需要特别要求吗?"工作人员说着,在电脑面前"噼里啪啦"的输入了几条指令。

"无所谓,又不是只玩这一次。"清隽少年耸了耸肩膀无所谓的说道。在科技发达的2013年,研究者已经掌握了时空位面的运行规则,并且将全部理论转化为实践,研究出可以穿梭时间空间的时空穿梭仪器,可以将人的脑电波传输到某时间和空间点,达成人们幻想了几百年的穿越之梦。

不过由于只能是穿梭脑电波,所以基本上没有什么实用价值。唯一能做的就是满足那些幻想穿越回古代建功立业的少年们玩乐一番。

不过这种烧钱似的享受还是只有少量的名门贵族承担得起。 面前的韩不羁就是烧钱贵族中的一个。韩式集团第二顺位继承人。身家数百亿的韩不羁收到韩式集团前任总裁韩宗海的影响对于中国古代的事情都比较好奇。

知道研究所成功研制出时空穿梭仪器之后立刻打电话要求尝试一番。在专家组经过几千次实验证明毫无危险之后,回复了韩不羁的请求。 所以韩不羁今天过来就是为了穿越的。 工作人员一脸艳羡的看了一眼有钱有闲的韩不羁,继续说道:"按照实验表明,韩公子穿越过去之后能完整的保留您的思维,时空穿梭机会将您的脑电波与当时相匹配的人接轨。

如果您想中断旅程只需要让您寄宿的生命体完全失去生命力即可。

只是每一个朝代十年之内您只有一次穿越的机会……现在,您所要做的只是尽情享受您的穿越之旅……" 失神了好一会儿的韩不羁终于想到考虑自己的眼下。

由于刚刚身体某处的不适,韩不羁十分怀疑自己穿成了某位权贵的男宠,有些不安的看着房中唯一的侍女,韩不羁抿了抿嘴唇…… CAO,如果真实这样,回去之后他非得杀了那个工作人员。

"二公子,您有什么吩咐?"婢女立刻恭顺的走到床前跪下,柔声问道。 "我父母呢?"韩不羁开口说道。却被自己的声音吓了一跳——甜腻娇憨,乳声乳气的,分明是个小孩子。 韩不羁下意识举起自己的手臂,小胳膊小腿的,皮肤倒是白皙细腻,穿着较好的绸缎,看起来是个没吃过苦的。

居然穿成个奶娃娃,韩不羁不满意的撇了撇嘴。不过想到刚才奴婢称呼的公子一词,心情倒是好了不少—— 既然是公子,就不会是男宠了吧!

"二公子?"春桃看着二公子一会儿惊骇,一会儿释然的表情,有些惊悚的重复了一句。二公子该不会是发高烧烧傻了吧…… "我父亲和母亲呢?"韩不羁再次重复了一句。

这究竟是什么父母啊!儿子生病了都不在身边陪着。和他爸妈比起来差多了。 "回二公子的话——"春桃还没来得及说完,突然被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打断了。还没等她反应过来,房门突然被打开,一位身材魁梧的老者迈着矫健的步伐走了进来,身后还跟着一个年纪六七岁的男孩儿。

"阿嫣,你终于醒了。"老者一脸欣慰的说道:"你已经昏睡了三天了,祖父真怕你……" 老者说着,将韩不羁幼小的身子搂在怀中。

韩不羁眨了眨眼睛,知道阿嫣大概就是这个身体的名字。呆在老者的怀中,韩不羁清晰的感觉到老者对自己的担心和宠爱,就像前世十分宠着自己的爷爷一样,当下情不自禁的叫了一声:"爷爷……" 孩童的声音甜腻轻灵,声音中透漏出的濡目让老者朗声大笑:"哈哈,阿嫣快点好起来,祖父带你去郊外骑马!

" "阿嫣,你快点好起来,我们一起出去玩儿。

"老者身后的小男孩儿也开口说道、 "好!"韩不羁乖顺的点点头,心头倒是有些为难,不知道怎么表现才能让这些人不怀疑自己。 察觉到一双大手抚在头上的温热,韩不羁用头顶蹭了蹭,止不住疑惑的开口说道:"爷爷,我父亲母亲呢?" 很正常的一句话,却让老人的动作凝滞了。

"阿嫣啊!从今天开始你就要和祖父、父亲一起生活了,阿嫣高不高兴啊?"老者一脸慈祥的说道。 韩不羁却是心下一突,隐隐约约觉着事情好像不像自己想的那么单纯。

所以他明智的沉默了。 看着韩不羁的样子,老者还以为这小人儿是有些不高兴了。当下宠溺的拍了拍少年的头,意味深长的说道:"时间长了,习惯了就好……" 韩不羁脸色一黑,这话是什么意思呀? 不过他还来不及抗议,一碗苦苦的漆黑如墨的药汁就被春桃呈了上来。

"老侯爷,大夫吩咐过二公子醒了就要喝药的。" 韩不羁脸色一苦,当下撇了撇嘴唇,一脸可怜兮兮的看着老者。 "阿嫣乖,喝了药才好得快。

"老者说着,不由分说的将韩不羁扶了起来,将药汁递到韩不羁嘴边。 一股刺鼻的苦味迎面扑来,韩不羁有心推脱,看着老者一脸坚定的模样,还是顺从的将药大口大口喝下。 放下药碗之后,春桃识相的递上一块酥糖。

韩不羁张口含住,酥糖的甜味瞬间弥漫口腔,将药汁的苦味掩盖住了。 看着韩不羁乖觉的表现,让已经习惯了一喝药就哭闹不休的老者大松了一口气。看着刚刚喝完药又有些迷糊的小孙子,老者轻轻的将他在床上放平,又将锦被盖的严严实实的,这才领着男孩儿退了出去。

韩不羁这一睡,又睡了好长时间。再次醒过来的时候外边已经艳阳高照了。精神甚好的韩不羁在床上伸了一个懒腰。然后轻巧的坐了起来。旁边时候的婢女立刻将大大的软枕放到韩不羁身后让他靠着。

果然舒服很多。 韩不羁惬意的眯起了眼睛。看着面前忙忙活活的女婢开口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奴婢叫春桃,二公子怎么忘了?"那小婢女撅着嘴巴说道。 "当然没忘,就是想和春桃姐姐说说话。

"韩不羁笑眯眯的说道。打量着面前的春桃,大概十一二岁的年纪,面容清秀,一派天真。 "二公子好会说笑。"春桃一听,笑的将眼睛都眯起来了。"二公子饿了吧,我先去厨房将饭菜端过来。" 说着,立即跑了出去。

片刻功夫,春桃端着一碗米浆走了进来,开口说道:"大夫说二公子刚醒,还不能吃荤腥。二公子先喝了米汤吧!" "好吧!"韩不羁确实有点饿了。看着面前几乎能照出人来的米浆,嫌弃的撇了撇嘴,还是慢慢喝光了。

一边喝着,一边不着痕迹的向小丫头套话。小丫头天真烂漫,也没想到自己服侍的二公子已然被人换了芯儿。真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没过几个回合,韩不羁便将自己想知道的消息套了个七七八八。 等喝完了米汤,趁着春桃收拾的功夫,韩不羁将自己得到的信息慢慢整理下来。

原来昨日来探望自己的老者弓高侯韩颓当,乃是汉景帝时期,平定七国之乱时的首要功臣,也是汉初的一位名将。而随同而来的男孩儿是他的哥哥韩则。自己还有一个弟弟叫韩说。

而自己这个身体的名字叫韩嫣—— 韩嫣? 韩不羁猛地坐起,汉景帝时期,弓高侯韩颓当的孙子韩嫣…… 韩不羁恨不得仰天长啸。汉朝,究竟有几个韩嫣?                         作者有话要说:稍微改了一下设定~~

☆、第二章  适应

第二章 韩不羁十分后悔自己由于讨厌央视而没有看完《汉武大帝》。不过即便如此,这个名留青史的男宠死的之早之惨也是众所周知的。大概死的时候还不到20岁吧! 韩不羁有些头疼,心烦意乱,直接表现就是食不下咽,夜不能眠。

导致的后果便是消瘦的特别厉害。春桃有些害怕的将韩不羁的现状告诉给了韩颓当。当天下午韩颓当便出现在了韩嫣的房中。 "阿嫣,你这是怎么了?" "没什么。"韩不羁闷闷说道。难道告诉韩颓当自己是被自己的死相吓到了吗?只有那么短的寿命,他还以为自己有长命百岁的时间去玩儿呢!

"那怎么能不吃饭呢?"韩颓当皱眉问道。他是个武人,做什么事情都直截了当,对待孙子也是如此。 "……"韩不羁有些无奈的皱着一张小脸儿,无法回答。

韩颓当看见韩不羁不再说话,立即对春桃使了个眼色。春桃顺势将刚刚从厨房端过来的膳食放到几上。 "阿嫣,来,祖父和你一起吃。"韩颓当说着,将一碗米汤摆到韩嫣面前,自己也拿起一碗吃了起来。

韩不羁无法,只好端着饭碗毫无滋味的吃了几口。古时讲究食不言寝不语,韩不羁耐心等着韩颓当吃完之后,立即将碗筷放下了。 韩颓当看着韩嫣面前基本没动几口的饭食,不自觉的皱了皱眉。

"阿嫣是不喜欢现在厨房师傅做的菜吗?要是如此,就将做膳食的师傅辞退了再换一个。" "不用。"韩不羁吓了一跳。"我只是不太想吃东西而已。" "为什么?"韩颓当不动声色的开口问道。 因为怕死。韩嫣看着面前身材壮硕的韩颓当,明智的将话咽进肚子里。

"阿嫣,你要记得,你是我弓高侯正正经经的孙子韩嫣,没有什么事情能够为难得了你。"韩颓当说着,手掌"啪"的一声拍到桌子上,震得桌子上的碗筷都颤了一颤。也震醒了自己不停吓自己的韩嫣。

是啊!自己现在这个身体怎么说都是弓高侯的孙子,也算是"富三代"了。何况弓高侯可不是那些只有封号没有实权的王侯,身为平定七国之乱的首要功臣,韩颓当可是手掌兵权的。就算是皇帝也不能说赐死就赐死。

何况自己和新皇帝刘彻关系又十分好,只要小心点不犯"霍乱后宫"的大罪,再小心一点不惹到王太后和小心眼儿的江都王…… 估计也能安安稳稳滋滋润润活到老吧! 韩不羁阔然开朗。

自己现在虽然是韩嫣,可是历史上的韩嫣却不是自己。所以他的结局也就不是自己的结局…… 人最怕钻牛角尖,可是一旦想开了,又会觉得自己所以为的困难也没什么。而想开了的韩嫣眉宇间的愁怨也散开不少。

韩颓当看着自家孙子明显轻松不少的神态,也满意的点了点头。 对于这个醒来后第一个见到的人,韩嫣有种雏鸟般的依赖亲近。而韩颓当不知道什么原因,对于这个庶出的孙子也是疼宠的不得了。一时间两人相处的倒是其乐融融。

小孩子原本恢复能力就比较强,况且韩嫣也不是得了什么大不了的病,不过是发烧外带拉肚子而已。这要放在后世根本就没什么。所以休养了几天之后韩嫣便已经精神大好。 由于弓高侯府是将门世家,所以韩嫣虽然年纪尚小,但已经开始熟悉骑射了。

韩家子孙从三岁开始便练习骑马射箭的功夫,等到韩不羁穿越过来这会儿,本主韩嫣已经能够熟练的骑马开弓了。要不是生了这么一场大病,也不至于耽搁好几日,现如今韩嫣的病情也好了,这骑射的课程自然也要回恢复了。

这日,天刚刚大亮,睡得迷迷糊糊的韩嫣便被春桃叫醒。一番洗漱之后,一身青色劲装的韩则已经在院内等着了。 看到迷迷瞪瞪的韩嫣,朗声说道:"阿嫣,你好慢呀!

我等你一炷香的时间了。" "啊?"韩嫣强撑着睁大眼睛,双目无神的看着面前的韩则,一副没有睡醒的样子。 "阿嫣,你还好吧!"韩则看着韩嫣这幅模样,担心的皱了皱眉。 "好——"你妹呀!

韩嫣翻了翻白眼,痛苦的抓了抓头,将春桃精心梳好的发髻抓的凌乱。"我们走吧!" 早去早回,我还能睡个回笼觉。 "那好吧!"韩则无谓的撇了撇嘴,领着韩嫣去了马房。 等看到马房里养的膘肥体壮的高头大马的时候,即便是混沌的韩嫣也睁大了眼睛。

前世作为富家子弟的他倒是骑过马,可是那种驯养的温顺如猫的马那种经历过血战的战马精神。无论是男人还是男孩儿天生对于刀剑车马感兴趣,韩嫣也不例外。当下瞌睡也都跑了,双目放光的看着马匹,别提有多精神了。

韩则似乎习惯了韩嫣的这种状态,不以为意的笑了笑,径自走进马房将自己的一匹枣红色战马和一匹雪白的马匹牵了出来,将白色马匹的马缰递到韩嫣手中,朗声说道:"好久没有看到你的主人了,疾风你也想他了吧!

" 那批白马仿佛通灵一般长嘶一声,然后将硕大的脑袋伸到韩嫣怀中,蹭啊蹭的。喜得韩嫣嘴巴都合不拢了。不由分说的翻身上马,双腿一夹奔出了侯府。 "阿嫣,慢点,等等我……"身后,韩则一脸无奈的叫道。

…… 烟花三月,杨柳青青。 长安城中宽阔的街道上,人来人往,车水马龙。一位总角孩童骑着高头大马溜溜达达的走过,孩童长的明眸皓齿,唇红齿白。

像个小姑娘似的。眉宇间的洒脱不羁混合着孩童本身的天真纯净有种让人移不开眼球的魅力。正是大病刚愈的韩嫣。 此刻的韩嫣正满心好奇的打量着几千年前的古城长安,一双漆黑如墨的眼睛滴溜溜转个不停。

"阿嫣,你怎么跑的这么快,也不等等我。"身后,好不容易赶上来的韩则气喘吁吁的抱怨道。 "不是我跑得快,是马跑的快。"韩嫣看了韩则一眼,笑嘻嘻的更正道。 "好吧!就算是马好了。不过你怎么又慢下来了?"韩则疑惑的问道。

"……你没看到人这么多吗?纵马狂奔,要是不小心撞到他们怎么办?"韩嫣翻了翻白眼,握着马鞭的手一扫周围熙熙攘攘的人群。 "……"韩则闻言,神色古怪的看了一眼韩嫣,却什么都没说。

两人相继无言的溜达出了城门,此时天色已经彻底亮了起来。没有工业污染的空气里还带着青草的气息,十分清新。韩嫣十分享受的深吸了一口气,然后狡黠的看了一眼韩则,纵马狂奔。 "我们比赛谁跑得快,输了的请客吃饭……" "阿嫣,你作弊——"韩则闻言大急,立刻拍马赶了上去。 官道上,飞扬起一阵尘土。

☆、第三章  逃奴

一个时辰后,韩嫣骑着马笑嘻嘻的回到了城门口,身后跟着耸拉着脑袋的韩则。 "阿嫣,你这是作弊。"韩则抬起头,第二十二次的抱怨道。 "正所谓兵不厌诈嘛!"韩嫣十分好心情的安抚道。"次数多了你就习惯了哥。今天还是请我吃饭吧!

" "可是我没有钱啊?"韩则垂头丧气的说道。 不是吧!韩嫣闻言一脸惊异的看着身后的韩则。 身为富三代出门居然连零用钱都没有? "呃……这不是早上出来练习骑射嘛!

也没来得及带侍从。"韩则红着脸说道。 ……典型的古代公子哥儿思维! 韩嫣无奈的翻了翻白眼。看来今天的大户是吃不成了。正想开口调笑两句,就被前面突然的骚动吸引了注意力。 "这是怎么了?"韩嫣狐疑的问向身后的韩则。

不过问了也是白问,韩则也是一脸茫然的摇了摇头。韩嫣皱了皱眉,双腿紧了紧驾着疾风朝拥挤的人群走去。 "让让……" 由于韩嫣骑着高头大马,身上穿着又十分华贵,被推挤的人回头看了一眼也不敢说话,悄无声息地让了位置,韩嫣便顺溜的走进人群。

待挤到里面才发现原来是两个大汉正暴打着一个和韩则差不多年纪的小孩儿。小孩儿瘦骨嶙嶙,十分孱弱,又被两个大汉这么拳打脚踢的,已经出气多进气少了。

韩嫣的怒火蹭的冲上来了。极力克制想要打人的冲动(因为他知道就算动手也打不过人家),韩嫣神色冷厉的问道:"这是怎么回事,你们是什么人?" 虽然问的嚣张无礼,不过两个大汉看着韩嫣的衣着打扮非富即贵。

也不敢太过得罪。推推搡搡的最后还是身材较高的汉子开口说道:"回公子的话,这孩子是我们府上的逃奴,所以……" "逃奴?"韩嫣闻言情不自禁的皱了皱眉。

就算再没有常识古代的奴隶属于主人的私有财产这个现象韩嫣还是知道的。本来不太想管了,不过看着地上躺着的小孩儿一脸惊惧眼神悲切的样子,还是忍不住开口说道:"就算是逃奴也不能这么打呀!他还这么小,打坏了是一辈子的事。

" "是、是……"两个大汉全然没有了刚才大人的威风,只是唯唯诺诺的应着。 说了几句,韩嫣也觉得没意思了。古代这种事情屡见不鲜,他就算不满也改变不了这社会现状。

正要策马离开,那逃奴突然挣扎着往前爬了几步搂住疾风的马腿凄声说道:"救我……咳咳……救救我……" 韩嫣突然觉得一股心酸涌上鼻尖,居高令下的看着地上匍匐着乞求着的男孩儿,沉默不语。

"求你……救救我……"男孩儿看着韩嫣有些意动的样子,祈求的声音也不禁大了起来,原本黯淡的眼眸也迸发出了希翼的光芒。

"……哥……"韩嫣有些为难的回头看了一眼韩则。韩则也一脸可怜的看着地上哀求不已的男孩儿。 "我是弓高侯府的韩嫣,这是我哥哥韩则,这个逃奴我们要了。

"心里的柔软被戳了一下,韩嫣当机立断的说道。 "可是……这……"两个汉子立刻为难的面面相觑。 "怎么?我弓高侯府连个逃奴也要不得了?"看着两人的模样,韩嫣以为这二人是要敲一笔,脸色立刻冷了下来。

"不敢,不敢……"两个汉子闻言,立刻将头摇的和拨浪鼓似的。笑话,弓高侯府,那可是景皇帝面前的红人,手握实权的王侯之家,谁敢得罪。

"那就好!随后去弓高侯府领钱吧!"韩嫣冷然一笑,然后侧身下马,对着地上的男孩儿柔声说道:"你还能动吗?我扶你上马吧!" "不敢,我跟在后面跑就可以了……"地上那男孩儿小声说道。

"你都被打成这个样子了还怎么跑?"韩嫣毫不客气的打击着男孩儿,然后也顾不得脏乱,将男孩儿扶到马上,然后自己翻身上了韩则的马,两人一骑。韩嫣吹了一声口哨,托着男孩儿的疾风自动自发的跟在后面。

片刻功夫,就到了弓高侯府。 门房一脸惊异的看着共骑一骑的韩嫣两人和疾风背上脏兮兮的男孩儿以及身后跟着一大串的闲散人等,有些惊慌失措的迎了上来。 "大公子,二公子,这是……"门房说着,有些茫然的搓了搓手。

"哦,这是我买下的一个逃奴。你把钱给这两个汉子。"韩嫣说着,用手指了指一直跟在后头的两个大汉。 "这……"门房看了一眼有些局促的两个大汉,又看了看疾风背上的男孩儿,隐约明白了。

不过后面跟着的这群人又是干什么的? "他们大概是看热闹的。"韩嫣看出来门房的疑惑,有些无奈的解答道。无论什么时候,中国都不缺少看热闹的看客。

"哦!"门房简单的应了一声。然后从怀里掏出一串文钱扔给两个大汉,又十分有眼色的将疾风背上的男孩儿扶了下来。 "二公子,这人……" "由你安排吧!

"韩嫣简单说了一句,翻身从马上下来,跟着韩则两人直接进了侯府。 走进正堂的时候,韩颓当正一脸笑眯眯的坐在正堂上首的位子,看着走进来的两人,立刻开口说道:"阿嫣出门一趟倒是弄出了好大的动静啊!" 韩嫣毫不意外。

身为一家之主,自然有的是耳报神。何况这么多人都堆在门外,吵吵嚷嚷的动静这么大。不过改解释的还是要解释。 "爷爷,阿嫣是看那个小孩儿太可怜了。和阿嫣差不多大,却吃了那么多苦。" "人各有命,否极泰来。

这不就让他遇到阿嫣了吗?"韩颓当捋着胡子慢悠悠的说道。他既然不在意一个奴隶的生死,不过要是孙子高兴,一点小钱他还是花得起的。 这个时候怡然自得的他,当然想不到那个所谓的逃奴今后会是如何的显赫富贵。

而韩嫣看似无心的一个举动,得到的究竟是什么…… 不过这都是后话不提,眼下韩嫣将这病怏怏的逃奴弄进府中,自然也好事做到底。当下钻进韩颓当的怀中,笑着说道:"爷爷,那你让大夫给他看看好不好?" "好!

好!"韩颓当戎马半生,到了年迈的时候,自然十分享受孙子的亲近。其实虽说是爷爷辈儿的"老人家",如今也不过是四十出头的年纪。如今被韩嫣一哄,肃杀的脸被笑容褶子硬生生堆出个弥勒佛的形象。

看的老管家直翻白眼。 径自吩咐大夫去给那新进府的奴隶看脉不提。饿极了的韩嫣又缠着韩颓当一起吃了饭食。爷孙三个其乐融融,就连天空都明艳了几分。 只有吃惯了后世精美菜肴的韩嫣捧着饭碗泪流满面——太特么难吃了啊有木有!

展开剩余80%

相关文章
热门资讯
韩先楚与邓华 罗舜初和韩先楚的关系 罗舜初与韩先楚矛盾
韩先楚与邓华 罗舜初和韩先楚的关系 罗舜初与韩先楚矛盾

2017-09-18
罗舜初和韩先楚的关系 罗舜初与韩先楚矛盾
罗舜初和韩先楚的关系 罗舜初与韩先楚矛盾

2017-08-10
韩培信儿子 情系故乡育新苗——韩培信老书记关怀响水贫穷孤儿写实
韩培信儿子 情系故乡育新苗——韩培信老书记关怀响水贫穷孤儿写实

2018-02-05
韩培信的老婆 记原江苏省委书记韩培信的日子二、三事(解读)
韩培信的老婆 记原江苏省委书记韩培信的日子二、三事(解读)

2017-07-28
韩培信的老婆 记原江苏省委书记韩培信的生活二、三事(解读)
韩培信的老婆 记原江苏省委书记韩培信的生活二、三事(解读)

2017-10-31
韩培信儿子 情系故土育新苗——韩培信老书记关心响水贫困孤儿纪实
韩培信儿子 情系故土育新苗——韩培信老书记关心响水贫困孤儿纪实

2017-09-17
韩先楚与关淄州 罗舜初和韩先楚的关系 罗舜初与韩先楚矛盾
韩先楚与关淄州 罗舜初和韩先楚的关系 罗舜初与韩先楚矛盾

2019-01-08
韩童生演过的电影大全?韩童生最新电影2016
韩童生演过的电影大全?韩童生最新电影2016

2019-06-08
评论
更多推荐